2.5

【电塔创】再过二十年,我想成为一名摄影师

胖电塔与街头摄影:

作者: @胖电塔 


很早以前,就说想和大家聊一聊我看过的书,一直无作为,索性今日就做一个开始吧。我写过一些关于摄影方面的文章,多是从“术”的角度来阐述方法,却很少从“道”的层面谈及摄影。一来是感觉自己文字功底太弱,唯恐表达不清,适得其反。二来是进入摄影领域时间尚短,很多深刻的理解都没有形成,不敢胡言乱语。所以为了进一步有所提升,读了几本偏重道理的书,算是有一些收获。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这本叫做《在江湖》,有意思的是这并不是一本谈摄影的书。




这本书的作者叫刘树勇,常玩微博的朋友或许会认识这位微博红人@老树画画。他经常会在微博上发一些自己的画,配以一首亦俗亦雅的打油小诗,更有趣味的是他以一种传统水墨画风格来表达现代景像,比如一艘宇宙飞船腾空于江河之上。


老树现为中央财经大学艺术系主任,立业于摄影,私趣为绘画,较早就在国内提出过观念摄影。不过这些高大上的头衔和他的绘画风格并没有多大关系,和我今天要聊的主题更无关联。这本书我买来以后反复读了好几遍,爱里面的文字胜过他的小画,所以下面我想以摘抄加读书感的形式和大家分享。虽然《在江湖》中老树是在聊绘画,但是把其思想融合在摄影之中也并不为过。


细雨飘然而至,春来不言离愁。有麦青青于野,有你在我心头。



天气特么真好,人人仰天拍照。你看朋友圈儿里,白云到处乱飘。



老树:我一直就是在一个业余的状态里画画儿,一会儿画,一会又不画了,过一阵子可能又想画了。过去一度特别想专业地来做这个事儿,想过那样一种职业艺术家的生活,但我现在不再这样想了。现在我喜欢这个业余的状态。


电塔:常常有人会私信问我要不要读艺术院校,我对这个问题常常是不知所措的,因为我也没有读过艺术,接触摄影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所以我的回答总是如果真心热爱艺术的话那值得系统深造,如果只是为名为利,那还是算了。如果再让我重新挑选大学专业,我也不会选摄影。就我自己而言,我更想让自己的爱好处于一个自由的状态,只要是痛痛快快地玩起来就好,把爱好当成事业来做,难免会变味。


有个平然情怀,有个花开阳台,有只肥猫相伴,我就坐着发呆。



  朋友学习茶道,讲究真是不少。搞得煞有介事,滋味没见多好。



老树:我不想强制自己去做些什么,尤其不想扎到人堆里去跟着大家起哄。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猫在一个清净的地方,不被外人和破事儿打扰,做着自己特别想做的一点小小的事情。


电塔:我不是愤青,也不想谈论种种摄影小圈子。其实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形成一个圈子是很正常的,这也属于社会群体发展的必然。我自己也有一些玩的特别好的摄影朋友,无论是摄影,还是做人,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个人也比较鼓励一些初学者多认识一些朋友,适当的交流是有助于进步的,不然我也不会分时间段的开设群组。但是我的想法是摄影圈不要自设壁垒,还是要以开放的心态包容所有。另外就是不要忘记进入圈子的初衷是为了摄影提高和结识挚友,如果为了利益关系进入圈子或者接触一些所谓大师,真的不如老老实实躲在角落里拍照,其实我认为学会独处才是一个比较高级的能力。



  经常心生厌倦,世间真是麻烦。与其跟人纠结,不如与花纠缠



  特想有个小院,种上一架吊瓜。猫儿一旁做梦,我坐下面喝茶。



老树:过了整整二十年,我不再像过去那样着急和焦虑了。我想这根年龄和阅历有关。二十年里做这做那,似乎跟绘画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后来发现,绘画本身没有什么,也不那么重要。绘画最终要表现的是绘画者人生经验的丰富性,是他对于自己这些经验在理解上的深度和高度,说白了是他作为一个人的整体境界。陆游谈作诗的理法时说过一句话: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其实画也一样。诗也罢,画也罢,它只是一个显现与表达的介质,它本身是没有多少内涵和深度的。是一个人的眼界,阅历,人生境界赋予它真正的内涵。


电塔:坦白讲,我从接触摄影开始直到今天没有一张照片是在摁下快门那一瞬间就感受到了作品背后的深刻内涵。也就是说,目前我在街头拍照时,只不过是以既有的摄影技术经验来机械组织街头的人和景。那些自认或他认的好照片,完全都是流于形式。在街头行走时,也尚未有形成任何人文体验,只是觉得好看就拍下了。以前还是会用文案或者标题来辅助画面,后来我顿觉这样很low,所以索性就减少文案,甚至采取一种玩笑自嘲式文案,直言我自己并无思想。我深知这种缺乏内涵的作品永远都不会是一副好作品,但是我又能做什么呢。这不只是我看过几本摄影著作,学过几堂摄影课就能掌握的技能。只有岁月的经历能为我的照片加上这一层厚度,当然并不否认有些人刚刚接触摄影就拍出了深刻的作品,而我等凡人还是踏踏实实做现在能做的,别提什么内容,别提什么形式,慢慢感悟生活,慢慢沉浸于摄影之中就好了。和朋友开玩笑时总是说:我不是摄影师,我只是拍照的。其实每个玩笑背后都有几分真意,我真的不是一个摄影师,而这个头衔,可能至少需要二十年,我才配的上。



  无论贫富贵贱,纵使海角天涯,有事以后再说,过年先回老家。



  此去山中寻花,林下古道徘徊。误入白云深处,从此不再回来。



好了,今天就先聊这么多,我也了解在这么文艺的诗配画中,我时不时的跳脱出来说上几句,总是会给人以违和感。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当我看到的老树的那些文字,就真切的产生了那些想法,虽然很浅薄,但于我却很真实。关于《在江湖》,还有很多好文字想和大家分享,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继续。本文的诗画都是摘录自老树的微博,如果您意犹未尽,点击“传送门”,电塔直接把您传送到@老树画画的微博,不过记得爽完还要回来转发这篇文章噢。



 


评论

热度(127)

  1. Aries luo胖电塔与街头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2. LeeMond环球街头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 2.5 | Powered by LOFTER